Grace and Truth

This website is under construction !

Search in "Chinese":

Home -- Chinese -- 04. Sira -- 3 Growing resistance of Mecca towards Muhammad

This page in: -- Arabic? -- CHINESE -- English -- French? -- German -- Indonesian -- Russian

Previous book -- Next book

04. 根据伊本·希夏姆的著述所整理的穆罕默德传记

3 - 麦加对穆罕默德的抵挡升级 (主后616年到619年)

麦加居民逐渐高涨的抵制行动 -- 默罕默德在异象中看到自己升上高天



3.01 – 麦加对穆罕默德的抵挡升级 -- (主后616年到619年)

根据伊本·伊斯哈格的著述整理(死于主后767年) 由阿卜杜拉·马力克·伊本·希夏姆编辑(死于主后834年)

最初由阿尔弗雷德·纪尧姆从阿拉伯语编译而来

由阿卜杜拉·麦西哈和萨拉姆·法拉基注释的精选集

3.02 – 麦加居民逐渐高涨的抵制行动 (约始于主后616年)

3.02.1 -- 欧麦尔·伊本·哈塔卜的转变(约主后616年)

当阿姆鲁·伊本·阿拉斯和阿卜杜拉·伊本·阿比·拉比亚徒劳无功地从阿比西尼亚回来的时候,哈姆扎和欧麦尔·伊本·哈塔卜甚至已经皈依伊斯兰教了(后者是一个粗壮又有势力的强人,没有人胆敢与他挑起争斗),穆罕默德的这些同伴们觉得自己已经强大到足以与古莱什人正面抗衡了。

阿卜杜拉·伊本·马苏德记载:“在欧麦尔归信伊斯兰教之前,我们都无法在克尔白祷告。当欧麦尔*皈依伊斯兰教的时候,他开始与古莱什人争战,直到他能带我们一起在克尔白祷告为止。”欧麦尔是在穆罕默德一行人迁移到麦加以后皈依伊斯兰教的。

*后来成为第二位哈里发的欧麦尔,是个饱学之士,堪比使徒保罗在他时代里的地位。穆罕默德死后,欧麦尔和他的军队就把伊斯兰教深深嵌入北非和中亚。他征服了耶路撒冷,并使基督教世界的中心屈服于伊斯兰教。他是向列邦列国传教的穆斯林传教士,然而,他并非是以文字语言来取胜,而是以刀剑来取胜!

阿卜杜拉·拉赫曼·伊本·哈里斯(从他的母亲,既阿比·哈什玛的女儿那里听闻了此事后)解释说:“我指着安拉的名说,我们想要离开此地,前往阿比西尼亚。当奥马尔·伊本·罕巴布来到那附近的时候,阿姆鲁刚好出去取某件东西。当时罕巴布还是个多神论者,且常常羞辱我们,侵犯我们。他直挺挺地站在我面前说‘所以你们要走了,阿卜杜拉的母亲。’我回答‘我们早就想要离开这里去寻找属于安拉的土地,安拉必定帮助我们,因为你向我们施行暴力,增添我们的耻辱。’他答道‘愿安拉与你们同在!’之类云云。我发现他的脸上闪过一丝怜悯,是我从未在他身上见过的。似乎我们要离去令他感到困扰。当阿姆鲁带着他去取的东西回来的时候,我向他说‘你应该看看刚刚奥马尔的表情,因为我们要离开,他看上去好像很受触动而且伤感的样子。’于是他回答‘那么你希望他皈依我教吗?’我回答,‘是的。’他就说‘你刚刚看到的那个人是不会在哈塔卜的驴子面前皈依的。’他很怀疑奥马尔是否真心皈依,因为他总觉得奥马尔既粗鲁,对待信仰内心又很刚硬。”

欧麦尔是归真的经过如下:他的姐姐,即赛义德·伊本·扎伊德·伊本·阿鲁姆·伊本·纳法尔的妻子法蒂玛,已经与她的丈夫一起皈依伊斯兰教,然而却摄于欧麦尔的淫威,只能在暗中进行。而努埃姆·伊本·阿卜杜拉·纳哈姆,也是从巴努·艾迪·伊本·克尔白所出,却也已经皈依伊斯兰教,然而摄于不信的家族,也只能在暗中持守自己的信仰。卡哈巴·伊本·阿拉特向欧麦尔的姐姐讲授古兰经。有一天,欧麦尔身携一把带扣的刀去穆罕默德在萨法附近的家中找他,大约四十个男女追随着欧麦尔。其中还有他的叔叔哈姆扎,阿布·伯克尔,阿里和其他一起追随欧麦尔留在麦加而没有迁移的人。

努埃姆·伊本·阿卜杜拉·安拉遇见了欧麦尔并询问他想往哪里去。他回答:“我要去杀了叛教者穆罕默德,因为他分裂古莱什族,公开说族人都是些愚昧人,辱骂他们的信仰并亵渎他们侍奉的神祇。” 努埃姆随后回答:“我指着安拉的名说,欧麦尔,你这是在自取灭亡。如果你杀了穆罕默德的话,你以为阿卜杜拉·马纳夫的儿子们还会放任你行走在这个世上吗?为什么你不愿回到你自己的家中整顿你自己的家务事呢?”欧麦尔回答:“你说‘我自己的家’是什么意思?” 努埃姆回答:“你的姐夫并堂兄赛义德·伊本·阿姆鲁和你的姐姐法蒂玛。我指着安拉的名说,他们业已归真,追随穆罕默德。所以先管好你自己和他们吧!”于是欧麦尔转身去往他姐夫的住处。在那里他刚好撞见卡哈巴·伊本·阿拉特带着一本写着古兰经第二十章塔哈章*的书进入内室——卡哈巴那阵子在教家人读这一章。而当他们听到欧麦尔的声音的时候,卡哈巴赶紧离开,法蒂玛也赶忙把书本藏到自己的衣服里面。然而当欧麦尔接近这屋子的时候,便已经听到卡哈巴是怎样带着他们诵读文章的。所以当他一进屋,他便说:“我刚刚听到的嘀嘀咕咕的声音是什么?”他们说:“你听到的什么都不是。”

*古兰经中有些章节是以含糊不清的文字开头的,其中的意思甚至穆斯林也不甚清楚。塔哈章便是其中之一。

他回复:“胡说八道!我也指着安拉的名说,我已经听闻你们追随了穆罕默德的信仰。”于是他重重掴了姐夫一掌,当他的姐姐挺身站在他俩中间的时候,他也击打她,伤了她。在这个关头他们二人都承认:“是的,我们已经成为了穆斯林。我们相信安拉并他的使者。现在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当欧麦尔眼睁睁看着自己姐姐血流不止的时候,他懊悔了,并且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茫然不知所措。他向她说:“给我看看你们读的那本书。我想要知道穆罕默德都给了你们什么。”事实上,欧麦尔也是识字的。法蒂玛回复:“我们担心你会毁了它。”然而他保证绝不会如此:“不要害怕!”于是他指着他所侍奉的诸神之名起誓,当他读完这本书的时候一定会把书归还给他姐姐的。

听到这番话以后,他姐姐便期盼欧麦尔能够皈依,因此她向欧麦尔说:“你是个多神论者,是不洁净的。只有洁净的人才能触碰这本经书。” 于是欧麦尔站起身来,洁净自己。随后她便把写有塔哈章的书递给他。当他一读到开头便失声痛哭起来:“这是多么美丽崇高的文字!”当卡哈巴听到他说的这些,便也进屋子里来,说:“欧麦尔,我指着真主的名说,我期盼真主已经透过这位先知的祷告拣选你。就在昨天,我还听到他这样祷告‘真主,请透过阿布·哈卡木·伊本·希夏姆或欧麦尔·伊本·哈塔卜的手坚固伊斯兰教。’既然如此,欧麦尔,现在就归向真主吧!”欧麦尔回复:“请带我到穆罕默德面前,这样我就能在他面前皈依。”卡哈巴说:“他带着一些随从住在萨法的住处。”

于是欧麦尔配上剑,来到穆罕默德的住处敲门。穆罕默德的一个随从门缝里瞥了一眼。当他看到欧麦尔配着剑的时候,他便慌慌张张地跑向穆罕默德,向他汇报这一切。于是,哈姆扎·伊本·阿卜杜拉·穆塔利布说:“让他进来吧。如果他向我们显露什么善意,我们就可以向他报以善意。如果他有什么恶意,我们就用他自己的佩剑把他的头砍下来。”穆罕默德就这样请他进入待客室,站起来走向他。穆罕默德一把抓住他的腰带或领子,把他抓到自己面前问:“哈塔卜,是什么风把你吹来这里?我指着真主的名说,除非真主让困苦临到你的身上,否则你绝不会善罢甘休。”欧麦尔说:“安拉的使者,我来是为了承认我相信安拉并他的使者,承认安拉向我启示的一切。”穆罕默德哭起来:“安拉是至大的!”当时所有在场的人都意识到欧麦尔已经成为了一个穆斯林。

穆罕默德的随从随即各自离开,因为他们感到欧麦尔和哈姆扎的皈依已经增强了他们的势力。他们知道这两个人必定会保护穆罕默德,并预见今后在仇敌面前,大家的权利必定能得到保障。

3.02.2 -- 欧麦尔对伊斯兰教坚定不移的信仰

关于阿卜杜拉·安拉·伊本·欧麦尔,他的一位得赎的奴仆纳菲告诉我:“在欧麦尔皈依了伊斯兰教之后,他曾经向人打听‘古莱什人当中谁最对传统最了如指掌?’当他得知这人就是贾米勒·伊本·马马尔·均马西的时候,当即在那天早上就去找贾米勒。我(纳菲)就跟着他,要去看看他到底会怎么做。那时我虽然还是个男孩,但是我已经懂事了,明白自己看到的是什么。当他找到贾米勒的时候,他说:‘你知道我已经成为了一个穆斯林,并追随穆罕默德的信仰了吗?’贾米勒一言不发,系紧外套就往古莱什人聚会的圣所去了。我跟着我父亲追上了他。他到那儿后疾声大呼‘哈塔卜的儿子已经成为了一个叛教者!’然而他话音一落,欧麦尔便大喊‘他说谎。我已经成了一个穆斯林,并且我认信除了真主安拉以外,没有别神。我相信穆罕默德是他的奴仆并使者。’”

古莱什人便开始攻击他,大家打作一团,直到日头正正照在他们的头顶为止。随后欧麦尔累了,就一屁股坐了下来。古莱什人便把他团团围住,于是他说‘你们想对我做些什么就动手吧。我指着安拉的名说,倘若我们比现在多出三百壮丁的话,我们必定会战斗到底,使得我们双方之中有一方败走此地。’正当他们争吵不休的时候,一位古莱什老者出现了,他身穿产自也门的布质外套,以及彩色的里衣。他站在他们面前,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有些人回答说欧麦尔成了个叛教者。于是他说‘那么让他离开吧!他已经为自己选择了信仰,你们还想要求他做些什么?难道你们认为巴努·阿迪·伊本·克尔白会把他们的仇敌交给你们?真主为证,他们必已像衣服一样从他身上脱落了。

阿卜杜拉·拉赫曼·伊本·哈里斯向我讲述了欧麦尔的妻子或他家中某人说过的事。据传欧麦尔曾说:“就在我皈依的那个晚上,其实我正在冥思苦想究竟谁才是令穆罕默德最苦恼的敌人。我决定去找那人,告诉他我已经成为了一个穆斯林。最终我发现那个人就是阿布·贾赫勒,第二天早上我就去他的府邸敲门。”

阿布·贾赫勒迎面出来喊道:‘我的侄子,欢迎你!是什么风把你吹来了这里?’我回答:‘我来是为了告诉你我已经成为一个穆斯林,我信仰安拉并他的使者穆罕默德,并且我认为他所启示的一切都是真的。’于是他当着我的面嘭地一声把门关上并说:‘愿真主令你和你的这想法蒙羞!’”

3.02.3 -- 在阿布·塔里布的山谷里

古莱什人眼睁睁看着穆罕默德一行人在尼格司族处找到了落脚处,并在那里得到了安全和庇护;又看到欧麦尔皈依伊斯兰教,哈姆扎同样忠于穆罕默德,且伊斯兰教逐渐在许多族落里传播开了,于是他们就聚到一处,决定起草一份文件,要求所有族人不得与巴努·哈希姆族通婚,且不得与其贸易往来。这份协议张贴在克尔白里面,以使盟约得到坚固。 于是巴努·哈希姆族和穆塔利布退隐到阿布·塔里布的山谷之中。只有阿布·拉哈布·伊本·阿卜杜拉·欧萨·伊本·阿卜杜拉·穆塔利布把自己从哈希姆一族中分别出来,支持古莱什族。侯赛因·伊本·阿卜杜拉·安拉解释道:“当阿布·拉哈布抛弃他的族人,成为古莱什族同伙的时候,他遇见了乌特巴·伊本·拉比亚的女儿欣德,并且向她说:‘听着,乌特巴的女儿,难道我没有支持拉特和欧萨,难道我没有与那些逼迫你们的人断绝关系吗?’她回答:‘乌特巴的父亲啊,诚然如此,安拉必定会赏赐你。’除此之外,据说阿布·拉哈布还曾说:‘穆罕默德向人承诺了许多来世的事情,然而在我看来,连他自己也并不那么相信。他会把什么交在我手中呢?于是他往手上吹了一口气说:‘愿你速速灭亡!穆罕默德所承诺的,我完全没看到。’于是安拉启示:‘愿焰父(阿布·拉哈布)两手受伤(灰飞烟灭)!’”(火焰(赖海卜)章111:1)

两三年来,穆斯林们忍受着巨大苦难住在这个山谷里面,因为他们在古莱什人中的盟友只能够秘密地供给他们。有一次,阿布·贾赫勒遇到了哈基姆·伊本·希赞·伊本·古威里特和他一旁正扛着粮食的仆人。哈基姆正要把食物带给古威里特的女儿——他的伯母哈蒂莎,她与丈夫穆罕默德一起住在山谷里面。阿布·贾赫勒紧紧地抓着他大喊:“你想要把这些食物带给哈希姆一族吗?我指着安拉的名说,你和这些食物一步都动不了;甚愿你们跟着我去麦加,我必在那里叫你们蒙羞。”

随后阿布·巴克塔里·伊本·哈希姆出现了,他问道:“你在运什么?”阿布·贾赫勒回答:“他想要给巴努·哈希姆族送食物。”于是阿布·巴克塔里说:“这些食物是他伯母让他保管的,现在她不过想把它们要回来罢了。你们想要阻拦他,不让他把哈蒂莎自己的食物要回去吗?让这个人平平安安地回去吧!”然而阿布·贾赫勒拒绝了,于是他们开始搏斗。阿布·巴克塔里拾起一片骆驼的下颚骨,用它伤了阿布·贾赫勒。此外,他还狠狠用力赏了阿布·贾赫勒几脚。而站在一旁的哈扎姆则默默注视着这一切。这令打斗中的两个人都大为恼火,因为这意味着穆罕默德过后便会听闻此事,并从中取乐。

3.02.4 -- 穆罕默德的叔叔阿布·拉哈布和叔母乌姆·贾米勒

当真主保护穆罕默德免遭古莱什人之害的时候,巴努·哈希姆、巴努·穆塔里布和他的叔叔也一起保护着他们不受伤害,而古莱什人则继续毁谤仇视他们。于是古兰经中开始出现针对古莱什族,以及针对那些特别抵挡穆罕默德的人的启示。他们中的一部分人被点名提到了,另一部分人则完全被划入不信道者的范畴里面。穆罕默德的叔叔阿布·拉哈布,还有他的妻子乌姆·贾米勒并他那位人称“担柴者”的女儿哈尔卜属于前一种人。他女儿得到这个名号,是因为她把带刺的木头铺在穆罕默德经常往来走动的道路上。因此古兰经中说道:“1愿焰父两手受伤!他必定受伤,2他的财产,和他所获得的,将无裨于他,3.他将入有焰的烈火,4他的担柴的妻子,也将入烈火,5她的颈上系着一条坚实的绳子!” *(火焰章(赖海卜)111:1-5)。

*穆罕默德写下的这向他叔叔拉哈布和其妻发出咒诅和复仇的篇章,是活生生显露伊斯兰教之灵真面目的例子,表明这灵不会赐福,而只会咒诅敌人,不会爱,而只会恨恶敌对者(火焰章(赖海卜)111:1-5)。
而耶稣的教导恰好相反:“44只是我告诉你们:要爱你们的仇敌,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45这样,就可以作你们天父的儿子。”(太5:44;路6:35)。

据说当乌姆·贾米勒发觉这一有关她丈夫的启示的时候,她曾经手里拿着块大石头去找穆罕默德,而当时穆氏正跟阿布·伯克尔坐在克尔白旁边。当她站在他们面前的时候,真主便叫她眼目发昏,使她看不见穆罕默德。于是她就问阿布·伯克尔:“你的朋友在哪里?我听说他妄论我。我指着安拉的名说,如果让我看见他,我就把这块石头朝他嘴巴扔去!”

当她离去后,阿布·伯克尔就向穆罕默德说:“你觉得她看见你了吗?”穆罕默德回答:“她没有看见我:因为真主让我从她面前隐遁了。”

3.02.5 -- 嘲笑诸神的禁令

还有人告诉我,有一次阿布·贾赫勒遇到了安拉的使者并向他说:“请住手,永远都不要再辱骂我们的诸神,否则我们也会反过来辱骂你所拜的神。”于是真主就降下这样的启示:“你们不要辱骂他们舍真主而祈祷的(偶像),以免他们因过分和无知而辱骂真主”(牲畜章6:108)。于是穆罕默德马上止住,不再咒诅他们的神灵,然而他也召集所有人来,呼召他们信奉真主。*

*在此我们见识到了穆罕默德在外交上的机敏。他隐藏了事实消极的一面,好让他能够把要传达的信息积极的一面传播开来,不受拦阻。

3.02.6 -- 那些要下火狱去充当燃料的人

每当穆罕默德在会众中诵读古兰经,呼召古莱什人信奉安拉,警戒他们先前覆灭的诸多邦国的命运之时,纳德尔·伊本·哈里斯就会开始向众人宣扬波斯诸王的伟大史诗,诸如强大的卢斯特曼和伊斯芬迪亚尔的事迹。他还会补上一句:“我指着安拉的名说,穆罕默德所传的,并不会比我的这些故事更动听。它们跟我讲的故事一样,都只是来自古书上的记载而已。”

于是安拉就降下了这样的启示:“5他们说 ‘这是古人的神话,他使人抄录下来,朝夕对他诵读’6你说‘知道天地的奥秘者降示了它。他确是至赦的,确是至慈的’”(准则章25:5-6)。“7哀哉每个妄言的多罪者!8他听见别人对他宣读真主的迹象时,便自大而固执,好象没有听见似的,所以你应当以痛苦的刑罚向他报喜”(屈膝章45:7-8)。“151真的,他们因为自己的悖谬,必定要说152‘真主已生育了。’他们确是说谎者”(列班者章37:151-152)。*

*随着穆罕穆德对多神论的抵抗加剧,穆斯林和基督徒在神学上的冲突也日渐尖锐。穆氏把基督徒描绘成撒谎之人,因为他们相信神的儿子。后来他还在暴怒中咒诅他们(仪姆兰的家属章3:61;忏悔章9:29-30)。

一天,穆罕默德与瓦利德·伊本·穆基拉和其他古莱什人一起坐在克尔白附近。纳德尔·伊本·哈里斯随后出现,就同他们一起坐下。穆罕默德讲论了一会儿之后,纳德尔就反驳他。穆罕默德最后把他带到没人的地方,把古兰经中的这段经文背诵给他听:“98你们和你们舍真主而崇拜的,确是火狱的燃料,你们将进入火狱。99假若这些是神灵,他们不进入火狱了,他们都永居其中。100他们在其中将经常叹息,他们在其中将一无所闻”(众先知章21:98-100)。

穆罕默德刚要起身时,萨米特人阿卜杜拉·安拉·伊本·玆巴里就来坐在大家中间。于是瓦利德·伊本·穆基拉对他说:“刚才,纳德尔才在我们中间坐了没一会儿,然而穆罕默德就宣称除了安拉以外,我们并我们所侍奉的所有神灵都会下到地狱里面被烈火焚烧。”于是阿卜杜拉·安拉于是回应:“我指着安拉的名说,如果我遇到他,我必定与他争论。我会问问他是不是真的除了安拉以外,人们连同人们所侍奉和敬拜的一切神祇都会下到地狱去,我们敬拜天使,犹太人敬拜以斯拉*,基督徒敬拜耶稣。”阿卜杜拉·安拉的这番讲论取悦了瓦立德和在场的其他人。他们很高兴他能有根有据地抵挡穆罕默德的宣称。当穆罕默德得知阿卜杜拉·安拉所说的话时,他回答:“只有那些并非真主却想要受到敬拜的神灵,还有那些敬拜他们的人会下地狱去当燃料。”**古莱什人敬拜撒旦(Tawagit)和诸般的假神与偶像。于是安拉在那个时候就向他启示:“101曾蒙我最优的待遇者,将远离火狱,102而不闻其最微的声音,他们将永居在自己所爱好的享乐中”(众先知章21:101-102)——比如说耶稣,以斯拉,众拉比和忠于真主而死去的众祭司。

*有时候犹太人会高度推崇以斯拉,这会令外人误以为他们是在敬拜以斯拉。
**对穆斯林而言,敬拜基督(启示录5:12)是一件可憎的事。根据伊斯兰教的理解,恐怖的地狱永火之刑罚的对象也包括了敬拜耶稣的基督徒。

至于他们主张敬拜身为安拉女儿的众天使,古兰经中则降下这样的启示:“26他们说 ‘至仁主以(天神)为女儿。’赞颂真主,超绝万物。不然,他们(只不过)是受优待的奴仆,27他们在他那里不敢先开口,他们只奉行他的命令”(众先知章21:26-27)。

而古兰经中对敬拜耶稣的回答则是:“59他只是一个仆人(奴隶),我赐他恩典,并以他为以色列后裔的示范……61他确是复活(审判日)时的预兆,你切莫怀疑他,你应当顺从我,这是正路”(金饰章43:59和61)。而我透过他所施行的神迹,譬如令人从死里复活,医治病患,都是对将来的那刻十足的明证。*所以不要质疑!

*伊斯兰教把基督与他的神迹都视为安拉即来的审判的记号!

3.02.7 -- 关于死人复活

伍拜伊·伊本·哈拉夫和奥卡巴·伊本·阿比·姆伊特是好朋友。有一天伍拜伊听说奥卡巴与穆罕默德一同坐席并聆听他的教导。因此他就去见奥卡巴说:“我听说你寻找穆罕默德听他的训诲去了。如果这件事是真的话,那么我发誓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也不想跟你多说些什么,除非你去穆罕默德那儿朝他脸上吐口唾沫。”而奥卡巴——愿真主咒诅他——真的做了这事。于是至高的真主就降下这样的启示:“在那日,不义者一面咬手一面说‘啊!但愿我曾与使者采取同一道路。’”(准则章25:27)。

有一天伍拜伊带着一块老骨头去见穆罕默德,质问他是否相信这块骨头能升天。他徒手把骨头击的粉碎,把粉尘吹向风中。穆罕默德回答:“的确你的际遇会和这块骨头一样。安拉会令你复活,把你带向地狱”*。

*见雅辛章36:78

3.02.8 -- 穆罕默德与古莱什人中敬拜偶像者的争论

有一天,当穆罕默德在绕行克尔白的时候,阿斯旺德·伊本·穆塔布里,瓦利德·伊本·穆基拉,倭玛亚·伊本·哈拉夫和阿拉斯·伊本·瓦伊尔(他们都是古莱什人中受人尊敬的人)挡住了他的去路说:“好,穆罕默德,我们会敬拜你的神。但是你也要敬拜我们的诸神,这样我们就能在一起祷告了。如果你所敬拜的神比我们的更好,那么我们就能在其中有份。如果我们敬拜的神更好,那么你也能在其中有份。”于是安拉就降下这样的启示:“1你说‘不信道的人们啊!2我不崇拜你们所崇拜的……’”(不信道的人们章109:1-2)。

3.02.9 -- 地狱中的楛树

而古兰经中提及楛树,是为了威胁不信道的人,于是阿布·贾赫勒说:“古莱什人呐,你知道穆罕默德用来威胁你们的楛树是什么吗?它们是麦地那流着油的枣椰树。我指着安拉的名说,如果我们能得到这种楛树的话,那么我们必定会喜欢它们的味道的。”于是安拉启示:“43櫕(木+苦)木的果实,44确是罪人的食品,45象油脚样在他们的腹中沸腾,46象开水一样地沸腾”(烟雾章44:43-46)。*阿布·贾赫勒的主张是错误的。

*对比列班者章37:62和大事章56:52。

3.02.10 -- 盲人伊本·乌姆·麦克图姆

有一天,当穆罕默德试图赢得瓦利德·伊本·穆基拉皈依伊斯兰教的时候,盲人伊本·乌姆·麦克图姆恰巧经过。他也一样与穆罕默德攀谈,请他背诵古兰经。然而,在穆罕默德眼中,这个盲人的问题甚至烦人,所以他更愿意把时间花在瓦立德身上,因为他迫切期待瓦利德的皈依。当这个盲人还想从他口中听到更多的时候,穆罕默德就愤愤离他而去,让他自己一个人原地不动地站着。*

*然而耶稣刚好相反,他会让大多数人站着,转身走向盲人,以他全能的话语令盲人重新看见(可10:46-52)。穆罕默德没有医治别人的能力。他满脑子想的就是为自己和伊斯兰教争取强者,而不是软弱有病的人。他离弃那个盲人,就是为了要与更有影响力的人继续攀谈。然而,耶稣来是为了要帮助那些贫穷、痛苦、有病的、软弱的罪人。(太11:25-30)
在皱眉(阿百塞)章80:1-11中,我们读到穆罕默德受到了斥责,就是因为他对待盲人的行为!

3.02.11 -- 有关从阿比西尼亚回来的人

有些曾经去过阿比西尼亚的先知随从曾经听说过一个谣言,既麦加人都已经皈依了伊斯兰教。于是他们打算启程回去。正在他们刚要踏进麦加周围的土地时,他们又听说这只不过是错谬的谣传。因此,他们只能秘密地进入麦加。他们中有些人留在了城里,直到穆罕默德迁往麦地那,他们后来参加了巴德尔和伍候德战役。而其他人回去了,所以他们躲过了巴德尔和其他战役。还有一些人则死在了麦加。从阿比西尼亚回来的人总计有33人。*

*伊本·希夏姆隐匿了这样一个事实,既当麦加人对穆罕穆德的抵制加剧的时候,穆罕默德曾经一时软弱,此间穆氏承认说,除了安拉以外,拉特、欧萨和玛纳特都真的是女神,甚至他还试图要透过神圣启示使她们的存在合法化(星宿章53:19-21和朝觐章22:52-53)。后来穆罕默德把这些经文当做撒旦的耳语而拒绝接受。然而,直到今天这些“来自撒旦”的经文还是保留在了古兰经里面。
当在阿比西尼亚寻求庇护的人听说穆罕默德已经在一定程度上接受多神论的时候,他们就不愿再停留于异国他乡,想要返回麦加。然而就在他们回到家乡的时候,穆罕默德已经收回了他向敌人做出的妥协,把已出之言当做错误启示而一笔勾销。这证明他至少在一段时期内无法辨别什么是真神的声音,什么是撒旦的耳语。穆罕默德的这番陈述还带来一个巨大的问题——古兰经中是否还有其他经文也是来自于撒旦的。

3.02.12 -- 奥斯曼的勇气

萨利赫·伊本·易卜拉欣·伊本·阿卜杜拉·拉赫曼·伊本·奥夫向我叙述了他从别人那儿听来据称是奥斯曼亲自说过的话:“奥斯曼·伊本·马斯温亲眼目睹穆罕默德的随从怎样经历水火,然而穆氏自己却因为受到瓦利德的庇护,想去哪儿就去哪儿。于是他就说‘我指着安拉的名说,我活在一个拜偶像之人的保护下,然而我在真信上的伙伴和同道们却遭受各种麻烦和不公——就只是因为他们相信安拉,这令我感到心痛’。于是他去找瓦利德,向他说‘你确实把我保护得很好。然而以后我要放弃得到保护的权利。’瓦利德问‘我的侄子,为什么要这么做呢?难道我支派中有人轻看你?’他回答‘不,但是我满足于安拉的护佑,我不需要更多的保护了。’于是瓦利德回应‘那么就跟我一起去克尔白,公开宣布你要脱离我的保护,就像我曾经公开宣布保护你一样。’于是他们就到了圣所,瓦利德说‘奥斯曼这次前来,是要宣布放弃我给他的保护。’奥斯曼补充了一句‘诚如斯言。我知道他是一位忠贞高贵的庇护者,但是除了安拉以外,我不想再要其他的庇护者了。因此我解除他保护我的义务。’”

有一天,拉比德·伊本·拉比亚·伊本·马利克·伊本·贾法尔·伊本·可拉比在一些古莱什人的陪同下,背诵出了古兰经中的若干经文。当他说“除了安拉以外万事都是虚妄的”的时候,一起在场的奥斯曼就补充‘实实在在!’于是拉比德继续说‘一切悦人眼目的东西有一天总有尽头!’奥斯曼就驳斥道‘你说谎!乐园中的享乐是永无止境的!”于是拉比德说‘你这个古莱什人呐!我指着安拉的名说,直到现在你的同伴还没有受到冒犯。这类事情是打什么时候起发生的呢?’在场有人回答‘不要把这个人所说的放在心上。他是弃绝我们信仰的愚顽人之一。’奥斯曼一开始也不想保持沉默,直到争吵爆发,对方一拳打在奥斯曼眼睛上,把他打得眼眶青肿。一旁的瓦利德目睹这一切以后,他发话道:“我指着安拉的名说,如果你还在我的庇护之下的话,你的眼睛本可以逃过此劫的。’奥斯曼回答‘不,我指着安拉的名说,为着侍奉安拉的缘故,我的另一只眼睛巴不得与这只眼睛受一样的罪。阿卜杜拉·夏姆丝的父亲,保护我的圣者比你更强大更全能。’瓦利德说‘那就这样吧,我的侄子,如果你想要我再次保护你的话再说吧。’然而奥斯曼却不想再听下去。

3.02.13 -- 关于阿布·萨塔马和他的庇护

阿布·伊斯哈格·伊本·亚萨尔告诉了我一些关于萨拉马·伊本·欧麦尔·伊本·阿比·萨拉马的事情:“当阿布·萨拉马受到阿布·塔里布的护佑时,有些从巴努·玛卡尊来的人去找阿布·塔里布说‘你已经躲在你兄弟之子的庇护之下逃避我们。为什么你还要保护我们当中的另一个人?’阿布·塔里布回答‘他已经进入我的保护之下,他是我姐妹的儿子。如果我不保护我姐妹之子的话,那么我也保护不了我兄弟的儿子。’于是阿布·拉哈布站起来说‘我指着安拉的名说,你已经对这位老人行了太多不义了。你频频攻击他,就是因为他庇护那些来自他宗族的人。要么就平平安安地离开他,要么就让我们所有人都支持他,直到他达成自己的目的为止。’他们回复‘乌特巴的父亲啊,我们不愿再做惹你生气的事情了。’这人也是他们的朋友,他站到了抵挡穆罕默德的人一边,就一直没变过。”

3.02.14 -- 关于阿布·伯克尔

正如穆罕默德·伊本·穆斯林把他从爱莎那儿听来的话告诉过我的那样,当忠信的阿布·伯克尔在麦加受到许多侮辱,而古莱什人联合起来抵挡穆罕默德等人的时候,阿布·伯克尔曾请求穆罕默德允许他迁移。穆罕默德允许了,于是他就离开了。然而,他启程一两天之后,就遇到了巴努·哈里斯·伊本·阿布·马纳特·伊本·基纳纳的兄弟伊本·顿呼拿,当时他是阿哈比斯的领主。这个人问阿布·伯克尔要去哪里。他就回答:“我的族人把我赶出去了,因为他们辱骂我,压迫我。”——“为什么会那样呢?”伊本·顿呼拿问道,“难道你不是你们宗族的骄傲,他们危难时的帮助者吗?你是仁慈的人,乐于挽回失丧。回去吧,我必定会保护你的!”阿布·伯克尔就与他一起会麦加去了,伊本·顿呼拿就向古莱什人解释说他要保护阿布·伯克尔,不会让人伤害他。从此以后他们就离他而去了。

艾莎进一步说,阿布·伯克尔有个祷告的地方,是他在巴努·迪曼一族中的居所的门前。他是个感情丰沛的人,当他背诵古兰经给别人听的时候,会令人感动得流下眼泪来。少年人,奴隶还有女人全都会站在他面前欣羡他。出于这个原因,有些古莱什人就向伊本·顿呼拿抱怨:“难道不是因为你保护了这个人,才让他伤着我们了吗?当他祷告背诵古兰经的时候,他自己都会被深深地感动。此外,他长得气宇轩昂,所以我们害怕有一天他会带着我们的女人、小孩和弱者背叛我们。去找他,命令他滚回自己家里去。在那里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于是,伊本·顿呼拿去找阿布·伯克尔,对他说:“我保护你并不是为了让你来困扰我的百姓的。他们感到备受折磨,因为你在你家门口祷告。因此你还是躲进你屋子里去,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吧!”阿布·伯克尔随即应声回答:“或者我放弃你的保护,以安拉的护佑为我的满足。”——“既然如此,”伊本·顿呼拿回应,“那么你好好跟我确认清楚。”于是阿布·伯克尔说:“我解除你保护我的责任。”伊本·顿呼拿就告知古莱什人这一切,让他们随意处置阿布·伯克尔。

3.02.15 -- 巴努·哈希姆和穆塔利布的禁令解除始末(约主后619年)

在古莱什人发布了针对他们的禁令后,巴努·哈希姆和穆塔利布就一起退隐山谷。然而,古莱什人中有些人却凑到一起,要努力促成这条禁令的解除。其中最为狂热的要数希夏姆·伊本·阿姆鲁·伊本·拉比亚了,他是纳德拉·伊本·哈希姆的外甥。出于这个原因,他感到深受巴努·哈希姆吸引。他在族人之中也享有非常好的声望。我听说,有一天晚上他来到巴努·哈希姆和穆塔利布居住的山谷的入口。 他有一只运载食物的骆驼,于是他就把骆驼背上的货物放下,鞭策着它一路骑进了山谷。又有一次,他先让骆驼载着衣物,然后又故技重施,骑着骆驼进山谷里去。

希夏姆去见祖海尔·伊本·阿比·乌马亚(后者的母亲阿提卡是阿卜杜拉·穆塔布里的女儿)并对他说:“你现在可以自由自在地吃穿度用,与女人订立婚约,而你的舅舅们却无法自由买卖、缔结婚约,这样你还能安心吗?我指着安拉的名说,如果他们是阿比·哈卡姆·伊本·希夏姆的叔伯,而你按着他对你的期许向他索求的话,他绝不会向你妥协。”祖海尔回答:“希夏姆,你有祸了!我自己一个人能成什么事呢?如果我能找到别人,我会试着解除这个禁令的。” 希夏姆回复:“你可以把我当做第二个人。”于是祖海尔说道:“然而还要找到第三个人!”希夏姆去找穆特因·伊本·阿迪说:“你就眼睁睁地看着阿卜杜拉·马纳夫子孙的两个族落在你面前覆灭吗?在这件事上,你与古莱什人同心合意吗?我指着安拉的名说,如果你把这个提议带给他们,那么你很快就会见证他们抵挡你。” 穆特因回应:“那么我该怎么做?我只是一个人而已。”希夏姆便驳斥道:“我已经找到了第二个人。”——“谁?”——“我自己。”——“那你得去找第三个人!”——“已经有了!”——“谁?”——“他就是祖海尔·伊本·阿比·乌马亚。”——“那么现在找第四个人吧!”于是希夏姆去找阿布·巴克塔里,拿出刚才对穆特因那套,故技重施。于是那人问道:“有人支持我做这件事情吗?”希沙姆告诉他还有祖海尔和他自己。那人就回答:“再找第五个人!” 于是希夏姆找来扎马·伊本·阿斯瓦德,向他讲论亲人和受制于禁令底下之人的权利。扎马问道:“你向我提议的这事,谁与你的意见一致?”希夏姆把其他人的情况告诉他,他们就安排晚间在麦加旁边最高峰之一的河俊凸起的一面会面。在那里,他们彼此为对方担保,汇聚全力,废除禁令。祖海尔自告奋勇,要出面去请愿。

第二天早上,当古莱什人像往常一样聚集的时候,祖海尔身穿一件宽大的外套出现了,绕着克尔白转了七圈。紧接着他转向人群说:“你们这些居住在麦加的人呐,当巴努·哈希姆一族覆灭的时候,我们却只顾养尊处优,断绝同他们的一切来往,这样岂能安心?我指着安拉的名说,除非这种分裂我们宗族的不公不正的条约解除,否则我必不罢休。”

当时正坐在圣所一边的阿布·贾赫勒回答:“你说谎。这条禁令不能被废除。”于是扎马·伊本·阿斯瓦德说:“我指着安拉的名说,你自己才是一个大骗子。当时起草这份条约的时候,我们的意见本来就是不统一的。”阿布·巴克塔里反驳:“扎马是对的,我们当时并不同意这项禁令,也不会支持它。”对此,穆特因插嘴道:“你们两个讲的都是实话。若有任何人讲的与你们有一丝出入,那么他都是在撒谎。我们要在安拉面前宣布弃绝这项禁令,并用书面形式记录下来。”

当希夏姆表示支持的时候,阿布·贾赫勒大喊:“当你们大家还在别处商榷此事的时候,这件事已经在夜间暗地里定下了。”于是穆特因就站起来一把撕破文约,但是其实虫子早就已经把它啃成若干碎片了。唯一可读的几个字就是“奉安拉的名”。条约署名曼苏尔·伊本·伊克利马,据记载,他的手后来干枯了。

3.02.16 -- 穆罕默德令鲁卡纳归真始末

阿布·伊斯哈格·伊本·亚萨尔告诉我:“古莱什族中最强壮的人是鲁卡纳·伊本·阿卜杜拉·贾兹德,有一天他在麦加一个山谷里和穆罕默德狭路相逢。穆罕默德向他说‘鲁卡纳,你敬畏安拉吗?你愿意听从我的呼召吗?’他回答‘如果我能确信你所言为真,那么我愿意跟随你。’穆罕默德回答‘如果我能把你推倒在地,那么你会相信我所说的是真理吗?’——‘是的。’——‘那么站起来,我们角力搏斗吧!’鲁卡纳就站起来与穆罕默德摔跤。穆罕默德给了他重重一击,于是他就无助地跌倒在地。鲁卡纳想要再次发动进攻,但是穆罕默德再次把他摔到在地。于是鲁卡纳说‘我指着安拉的名说,这太不可思议了。你是怎么把我摔到在地的?’穆罕默德回答‘如果你愿意敬畏安拉,接受我的信仰,那么我还会把更奇妙的事情显露给你看。’——‘那是什么呢?’——‘你看,那边有棵树,但是我会把它召唤到我这里来。’于在鲁卡纳的坚持下,穆罕默德就召唤那棵树,于是树就到这儿来了,直直地站立在先知的面前,直到他命令它回去原来的地方,树就回去了。鲁卡纳就返身回到自己的族人那里并说‘阿卜杜拉·马纳夫的子孙们呐,靠着你们这位大能的先知朋友,你们可以施法蛊惑一切尘世之上的人,因为——真主为证——我从未见过比他更伟大术士。’于是他就把穆罕默德所做的还有他亲眼目睹的一切原原本本告诉他们。”*

*如果这个故事是真的的话,那么问题来了,即穆罕默德到底是不是个术士,是否真的能任意施行法术。

3.02.17 -- 阿比西尼亚基督徒代表团的到来

当穆罕默德还驻在麦加的时候,有大约二十名阿比西尼亚的基督徒听说了穆罕默德的事迹,就登门来造访他。他们在他平素祷告的地方找着了他,坐在他旁边与他攀谈,向他请教问题——而整个过程中,古莱什族的男人们一直站在克尔白旁边,就是他们平时聚会的场所里。当他们询问了安拉的使者一番,把他们心里面想要知晓的一切都问清楚以后,穆罕穆德便呼召他们归顺安拉,并在他们面前背诵出古兰经的若干经文出来。当他们听到古兰经的经文之后,眼睛就被泪水湿润了。他们立即接受了真主,表示愿意相信他,信靠他的真理,并去经历他写在他们天经上的话语。他们刚要起身离去的时候,阿布·贾赫勒·伊本·希夏姆就带着些古莱什人出现在他们面前,拦住他们的去路说:“愿神阻拦你们这个代表团!与你们信奉同一宗教的人们——你们的同道派你们来此,是要让你们把有关此人(穆罕默德)的信息带回去。然而,你们却与他同坐,都尚未认识他,就听信他的话立即撇弃了你们的信仰。我们此生从未见过如此愚蠢的代表团!”

其他人则说:“这个代表团来自瓦迪·纳季兰(也门北部)。只有神知道他们的真面目!”而关于这个代表团,以下经文则如此晓谕:“52在启示这真言之前,曾蒙我赏赐天经的人,是确信这真言的。53当有人对他们宣读这真言的时候,他们说:“我们确信这真言,它确是从我们的主降示的,在降示它之前,我们确是归顺的”(故事章28:52-53)。

*身在阿比西尼亚的伊斯兰教难民的宣教活动是有后遗症的。有些基督徒想要检验伊斯兰教,于是就拜访穆罕默德,想要认识他。然而,永远都会有好心的肤浅基督徒,对自己的信仰一知半解,误以虔诚动人的外表为真正信仰的根基。然而福音却教导我们,哪怕最真挚的宗教敬虔也无法拯救一个人的灵魂。惟有神受钉十架的儿子的宝血,才是义的源头,能在神的面前站立得住(参考罗马书1:17)。所有其他宗教都无法打开一条通向神的道路。他们纷纷在自我救赎和律法的错误之中被羁绊住了。

3.02.18 -- “难道真主赦免的是这等人吗?”

有一次穆罕默德正坐在克尔白旁,四周围着一些地位最为低下的同伴——其中有卡哈巴,阿马尔,阿布·富凯哈·亚萨尔,萨夫万·伊本·倭玛亚·伊本·木哈里斯的一个赎了身的奴隶,还有苏海卜。古莱什人开始互相冷嘲热讽:“正如你所见到的,这些人都是穆罕默德的同伙。难道安拉以他的引导和真理的知识赦免的,就是这等人吗?如果穆罕默德的启示里确有真金,这些人就不会在我们之前信他了。安拉是不会叫这些人在我们面前得荣耀的。”

所以安拉如此晓谕:“早晚祈祷主,欲蒙其喜悦的人,你不要驱逐他们。你对于他们的被清算,毫无责任;他们对于你的被清算,也毫无责任。你何必驱逐他们,以至你变成不义的人” (牲畜章6:52)。

3.02.19 -- 穆罕默德和基督徒贾布尔

据我所闻,穆罕默德经常坐在临近马瓦尔(麦加外围)一个名叫贾布尔的年轻基督徒的小屋前,*后者是巴努·赫勒敦的奴仆。因此,有人传说贾布尔传授了穆罕默德许多事情,后来成为了先知的降示。对此,古兰经如是说:“我的确知道,他们说过:“这只是一个凡人所传授的。”他们所倾向的那个人的语言是化外人(的语言),而这(部经典的语言)是明白的阿拉伯语。”( 蜜蜂章16:103)。

*奴隶贾布尔之所以成为伊斯兰教史上有姓有名的基督徒之一,是因为穆罕默德曾与他坐在一个混堆着货物的店铺里好几个小时,为要咨询他,向他讨教福音。而向穆罕默德心怀歹意的麦加人则嘲笑贾布尔,称他是启发穆罕默德,令穆罕默德领受部分启示的“圣灵”。

3.02.20 -- 古兰经第108章多福章降示始末

当谈论到关于穆罕默德的话题时,萨米特人阿拉斯·伊本·瓦伊尔告诉我如下这番话:“离他而去吧!他没有后裔!不出几年,就不再会有人纪念他,你也会在他之前找到安息。”此后安拉启示:“我确已赐你多福”*(多福章108:1),这比世间并其中一切所有的都更美好。

*“多福”(考赛尔)意为“伟大,受尊崇,丰盛之物”。而考赛尔也是乐园里一条河流的名字,传说这条河流有许多支流。它的水甜如蜜,而它的河床则镶嵌着许多珍贵的宝石。

3.03 -- 穆罕默德的夜游与升天异象(约主后619年)

3.03.1 -- 穆罕默德的夜游与升天异象

当穆罕默德把敬拜的地方从麦加改迁至耶路撒冷圣殿的时候,伊斯兰教已经开始在古莱什族和麦加的其他宗族里传播开了。关于这趟旅行,阿卜杜拉·安拉·伊本·马斯伍德,阿布·赛义德·浩特里,穆罕默德的妻子爱莎,穆阿丽亚·伊本·伊本·苏富扬,哈桑·伊本·阿比·阿尔哈桑·阿尔巴斯里,伊本· 施瓦布·阿尔·祖赫里,卡塔达,以及其他传统的承载人,并乌姆·哈尼和阿布·塔里布的女儿都有其流传下来的说法。我们在此对这些男男女女的不同说法作出总结。

这趟行程,象征着至高而全能的真主对穆斯林的试探和考验。对于明白和领受真主话语的人,这场考验就是主的指教;对于忠信的人来说,这次考验就是一种引导、也是恩典和肯定。真主的吩咐已经发出:穆罕默德需要升上高天,这样 “以便我昭示他我的一部分迹象”(夜行章17:1),穆罕默德才能够一窥真主的能力和主权——安拉凭这主权,行一切自己所意欲的事。

阿卜杜拉·安拉·伊本·马斯伍德解释道:“穆罕默德被带到布拉克*面前,在他以先这神兽已经乘载过几位先知到天上了,它载着穆罕穆德,只跨了一步,就去到人们视野的极限了。他的朋友(加百列,或吉卜力里)扶他上马,并且一路陪伴着他。穆罕默德看到天地之间的极致景色。最后他来到了耶路撒冷。在这里他遇到了亚伯拉罕,摩西,基督和其他先知,他们都为了他的缘故聚集在一起,与他一起祷告。”**

*布拉克意为:象闪电一样迅猛的闪耀者,在伊斯兰教中表示着一只白色的坐骑,先知可以骑在上面(夜行章17:1)。据说比驴子大,比骡子小,有两个翅膀。当穆罕默德骑在这只不可思议的坐骑升上天时,加百列和米迦勒陪伴着他(阿里·曼苏鲁(Ali Mansuru) 著 Nasif: Sharhu Kitabi-t-Taj)。
**在伊斯兰教中,亚伯拉罕,摩西和基督是穆罕默德以前最为重要的先知。结果,因为穆斯林认为耶稣与亚伯拉罕,摩西和穆罕默德齐名,所以把他降格为与仅与其他先知同等。
然而事实上,主耶稣登山变象之时,摩西和以利亚显现。这两位旧约的代表人物强调:耶稣要走上十字架的道路,他会完成救赎全世界的计划(太17:3-4;可9:4-5;路9:30-31)。
穆罕默德从未变过身。即便在异梦和异象中,他也还是寻常人的样子。

有人带给穆罕默德三个器皿。一个装着牛奶,一个装着酒,第三个装着水。当这三个器皿摆放在他面前的时候,穆罕默德听到有个声音叫住了他:“如果你取了那个盛水的器皿,那么你和你的族人都会被淹死。如果你取了那盛酒的,那么你和你的族人都会被引入歧途。然而,如果你更喜欢那盛奶水的,你和你的族人都会被引入正道。”

穆罕默德后来讲述道:“于是我拿起了那个盛满牛奶的器皿一饮而尽,加百列就跟我说‘哦,穆罕默德,你和你的子民都会受到正确的引导!’”

哈桑告诉我,据说穆罕默德曾经讲过这样的话:“当我在圣所里睡觉的时候,加百列向我显现,用脚轻轻地推我。于是我坐直了,但是什么都没看到。于是我再次躺在床上睡觉。而加百列再次用脚推我。我起身张望,还是什么都没看到,只好再次躺下。当第三次他又用脚推我的时候,我一坐起来他就立马抓住我的手臂。我站起来,他就带着我来到敬拜之所的门口。在那儿站着一只白色的兽,身形介于驴和骡子之间。它的臀部长着两片翅膀,遮覆着它的后腿,而它的前腿则伸到眼目所不能及的地方。加百列扶我上马,并陪在我左右。他一直都在我身旁。

卡塔达告诉我,穆罕默德曾经说:“当我挨近这兽要骑在它身上的时候,它变得很不顺服。于是加百列就把手放在它的鬃毛上说‘布拉克,你难道不害臊吗?我指着安拉的名说,你曾经乘载过的安拉的奴仆,他们中没有比穆罕默德更尊贵的了。’布拉克顿时羞得满身大汗。于是他安静地站着,任由我骑上他。”

哈桑记载:“穆罕默德在加百列的陪同下急速前往耶路撒冷。在那里他看到了亚伯拉罕,摩西和其他先知。穆罕默德走向他们,与他们一起祷告。之后就有两个器皿带到他面前,一个盛着酒,另一个盛着牛奶。穆罕默德伸手拿了装牛奶的那个并喝了它。而他却对盛酒的那个器皿敬而远之。于是加百列向他说‘自你受造之后,真主就引你走义路,也引你的子民走义路,所以你们要禁戒酒。’”

于是穆罕默德第二天早晨回到麦加,把他的经历告诉古莱什人。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说:“真主为证,此事‘千真万确’!穆罕默德居然说自己一夜之间能往返于叙利亚,然而驼队需要两个月的时间才能行完全程。”

许多穆斯林想要再次离弃伊斯兰教。有些人则找到阿布·伯克尔,问道:“你的朋友宣称自己昨天在耶路撒冷过了夜,这你怎么看?据说他还是在那里祷告完了才回来的。”阿布·伯克尔回答:“你们这是在说谎污蔑他!”众人就说:“他现在就在克尔白附近坐着谈论此事呢。”阿布·伯克尔回答:“我指着安拉的名说,既然他自己都这么说,证明事实也确是如此,那么还有什么令你如此惊奇的呢?当他告诉我这启示是白昼或夜里的某个时辰从天降下的,我也相信。然而这比你认为难以置信的事情要意味深长多了。”

于是他到了穆罕默德那儿问他:“真主的先知啊,是不是你告诉这些人你曾经去过耶路撒冷?”他回答:“是的。”于是阿布·伯克尔说:“请向我描述下这座城市吧。我以前去过那儿。”于是穆罕默德开始描述耶路撒冷,而每每一当他说起这城市某个地方的细节时,阿布·伯克尔就疾声大呼起来:“你所说的都是真的!有我的话为证,你就是安拉的使者”当他讲述完后,他就向阿布·伯克尔说:“阿布·伯克尔,你是个诚实人。”于是从这天起,他就被称为“诚实人”。

哈桑更进一步地记载:“而针对那些出于此事离弃伊斯兰教的恶人,安拉启示道‘……我所昭示你的梦兆和在《古兰经》里被诅咒的那棵树,我只以这两件事物考验众人,并加以恫吓,但我的恫吓只使他们更加蛮横。’”(夜行章17:60)。

阿布·伯克尔的某个家人告诉我,据说爱莎曾经说过:“其实穆罕默德的身体并没有离开,而是安拉令他的灵魂遨游。” 雅库博·伊本·乌特巴·伊本·穆基拉·伊本·艾赫奈斯告诉我,当穆阿丽亚·伊本·阿比·苏富扬被问到关于穆罕默德夜游耶路撒冷一事时,他这样说:“这实在是安拉赐下的异象。”

在他之后,伊本· 施瓦布·祖赫里报告了他从赛义德·伊本·穆赛叶卜那儿所听闻的:“当穆罕默德夜间见到亚伯拉罕,摩西和基督之后,他就向他的随从把他们描述出来。关于亚伯拉罕他说‘我从未见过长得与我这么相似的人。而摩西是个身形伟岸,敏捷的人,长着一头卷发和弯钩鼻子,仿佛来自萨诺雅支派一样。而基督看上去气色不错,中等身材,长着一头柔顺的头发,面色发光,就好像他刚淋过浴一样。叫人看了仿佛以为水正从他的头上滴落,尽管事实并非如此。’”*

*穆罕默德似乎听说过一些关于耶稣在约旦河受施洗约翰的洗礼的事情。
耶稣的肤色可能是浅棕色的。若是他看起来与其他犹太人不同的话,那么他会被犹太人称为私生子并受到拒绝。

3.03.2 -- 对穆罕默德的描述

欧麦尔是古法拉的赎了身的奴隶,他记述了从易卜拉欣·伊本·穆罕默德·伊本·阿里·伊本·阿布·塔里布那里听来的话语,既阿里如下描述穆罕默德:“他长得既不太高也不太矮,中等身材。他的头发既不太卷,也不太起伏。他的脸既不太丰满,也不太肉感,而是呈现出一种白里透红的模样。他的眼睛是黑色的,睫毛长长的。他头颅结实,肩膀厚实,胸部有一些细细的汗毛,并且手大脚大。他走路的时候步履轻快,仿佛在险峻地势上跳跃而行;而他转身就像猎豹一样迅疾。他脚步如此之轻,就好像他可以在水面上滑行一样,当他看向一边的时候,他会整个身体地转过来。而在他的两肩之中,就是那传说中的先知印记。*他的双手是所有人当中最为慷慨的。他的胸襟最有胆识。他舌头所讲说的是最为诚实的。**他向他所护卫的人最为忠诚,在与他打交道的人当中,他最为温柔和蔼。一眼看到他的人会忽然之间对他充满敬畏。任何人只要多多接近他,就会爱他。任何人只要一说起他,就会说‘这样的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是我从未见到过的。’”

*关于先知印记的形状和颜色,有许多版本的解释。有时候,人们会把一个胎记认为是某种神秘的印记。
**穆罕默德通过法律允许男人在以下几种情况撒谎:a)战争期间,b)为了在两个敌人之间调停,或者c)男人可以向妻子撒谎,妻子也可以向丈夫撒谎。(提尔米基圣训集26,阿哈默德·伊本·罕百里圣训集3:457 At-Tirmidhi, Kitab al-Birr, 26; Musnad Ahmad ibn Hanbal 3:457))。

3.03.3 -- 穆罕默德升天看到奇观

有个可靠的人告诉我,他听说阿布·赛义德·浩特里曾经听说过以下关于穆罕默德的评论:“当我在耶路撒冷把该办的事情办完以后,有一把梯子送到我手上。我从未见过比它更美之物。当死人复活的时候他们肯定会目不转睛地盯着这梯子看。我的朋友(加百列)让我往上攀爬,直到我们抵达天堂里一个叫做巡夜者之门的门口,这是打开天堂的门之一。有个名叫伊斯玛仪的天使站在那儿。他手下有超过12,000个天使,而每个天使手下又各有12,000个副天使。”

穆罕默德说:“当我来到天堂的最底层的时候,所有的天使都面带笑容,欢欣雀跃地迎接我,并祝我好运。只有一个天使祝我好运的时候既没有笑也没有欢喜的模样。于是我问加百列为什么这个天使不像其他天使一样面带笑容欢欢喜喜。加百列回答‘如果他曾经朝其他人笑过,那么他肯定会对你露出笑容。但是这个天使却从未笑过。他是主管地狱的天使马利克。’于是我对此时根据安拉的意志颁布命令,最可被信任的加百列说‘ 难道你还不命令他让我看看地狱之火吗?’他同意了,赶紧向马利克下达相应的命令。于是这个天使就举起盖子放在一边,火焰就从其中冒出来,窜得老高,以致于我觉得这几乎可以毁灭我眼前所有一切。因此我要加百列命令他赶紧再次褪去这些火焰。加百列就按着我的吩咐做了,马利克就大喊一声‘回去!’于是火焰就缩回原处,我仿佛看见有个阴影盖住一切一样。紧接着马利克就把盖子推回原来的地方。

根据阿布·沙伊特的记述,穆罕默德这样说:“当我来到天堂的最底端的时候,我看见人的灵魂不断涌现,有人守在一旁看着。他对其中一个灵魂感到欢喜,就说‘美好的灵魂来自于良善的躯体。’而他对另一个灵魂黑着脸喊‘呸!丑陋的灵魂来自肮脏的躯体。’我问加百列‘这个人是谁?’他回答‘这就是你们的始祖亚当,*他子孙的灵魂都会出现在他面前。他喜悦信道者的灵魂说‘美好的灵魂来自于良善的躯体。’而不信者的灵魂令他苦恼厌恶地说‘丑陋的灵魂来自肮脏的躯体。’”

*根据伊斯兰教的理解,亚当属于信道者,并且俨然是个穆斯林。穆斯林的这一概念来自于穆罕默德立下的传统,并在思想上给后世带来混淆。继而产生无数虚妄的传统,谈到亚当对穆罕默德的效忠。(见马瓦希卜 著 al-Ladunniyya)

“后来我看见有人长着骆驼的嘴唇,手上握着火团,火团大得能把他得手指撑开。他们把火丢进自己的嘴巴里,继而火又再次从他们后面冒出来。我问加百列‘这都是些什么人?’他回答‘他们都是侵吞孤儿财物的不义之人。’”

“之后我又见着一些大腹便便的人,他们得肚腩之大,我前所未见。他们像口干舌燥的骆驼一样伏在地上爬行,肚腩困住他们,叫他们寸步难行。我问加百列‘这又是些什么人?’他回答‘他们是些放高利贷的人。’”

“我还看见有些人面前摆着好吃的肥肉,旁边也有坏得发臭的肉;然而他们却吃那变质的肉,把好的放在一边不管。我问加百列这些是什么人。他回答‘他们抛弃安拉许配给他们的配偶,转向安拉禁止他们接近的人。’”

“我又看见一些妇人被拴住乳房高高挂起。我问加百列‘这些人是谁?’他回答‘她们私自怀了别人的孽种,还把孩子归到丈夫头上。这类女人把非法的外人生入自己的后裔中,安拉对她们所发的烈怒大而可畏,她们会自食其果,无法遮盖自己的羞耻。’”

根据阿布·赛义德·浩特里的说法,穆罕默德继续说:“后来加百列就让我升到第二重天上去。我在那里看到了两个互为表亲的人*——就是基督和约翰(施洗约翰)。”

*穆罕默德应该是从基督徒那儿听说施洗约翰和耶稣是远房亲戚(路1:36)。
由于他把耶稣和约翰一起放在第二重天,就意味着他把耶稣置于摩西和亚伯拉罕之下。是的——他甚至还把他放在约瑟、以诺和亚伦之下。他不惜一切代价就是要把耶稣的位份降低,把他弄得像亚当一样(仪姆兰的家属章3:59)。

“后来我到了第三重天。那里有个人看起来像满月。我询问他的名字,加百列就告诉我‘这是雅各的儿子,你的兄弟约瑟。’”

“紧接着他带我来到第四重天。在那儿我见到一个被加百列称作伊德里斯的人(即不死的先知以诺),他说‘我们已经把他高举到了一个荣耀的地方’(麦尔彦章19:57)。”

“接下来他又把我带到第五重天。那里有个白发飘飘的长须老者。我从未见过比他更有吸引力的人。我请教他的名字,加百列告诉我,‘这是仪姆兰的儿子的哈伦(亚伦),很受百姓爱戴。’”

“当我升上第六层天的时候,我看到一个弯钩鼻子的大块头,就好像他是闪努亚(Schanu’a)支派的人一样。我问加百列‘这个人是谁?’他回答‘是仪姆兰的儿子,你的兄弟摩西。’”

“他继续带我升上第七层天。那儿有个人坐在乐园门前的宝座上,看上去身形比我小很多,每天看着70,000个天使进进出出,然而他却不能从里面出来,直到复活的那日为止。我问加百列‘这个人是谁?’他回答‘是你的祖先亚伯拉罕。’”

“于是他带着我进入乐园。在那儿我看到一个非常讨我喜欢的年轻黝黑的妇人(奴隶,奴仆)。我询问谁是她的主人*,她回答是扎伊德·伊本·哈里斯,后来我就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扎伊德。”

*有趣的是,这次穆罕默德并没有直接询问这个人是谁,而是询问她的主人是谁——只是因为她是一个女人!而穆罕默德的养子扎伊德,是第一个接受伊斯兰教的成年男性。
后来有一次当扎伊德的妻子宰纳卜在洗澡的时候,穆罕默德意外出现了,于是在扎伊德休了她之后,穆罕穆德就基于一条特殊启示娶了她(同盟军章33:35,37,50)。

根据阿卜杜拉·安拉·伊本·马斯伍德记载的传统,当加百列要通过天堂里的各道门口之时,都会被问及跟他在一起的人是谁。他一提到穆罕默德的名字,对方就会询问塔是否是以先知的身份被送上来的,加百列以一表示肯定,对方就大喊:“愿安拉把他朋友和兄弟的问安都送达他面前!”

当他来到第七层天的时候,加百列就把他带到主*前,于是真主要求他坚持每日祷告五十次。**

*古兰经和穆罕默德言行录(圣训)从未描述过安拉在异象中的样子。他们对真神荣美的外形毫无知觉,也对基路伯一无所知。穆罕默德并没有在神的圣洁面前恐惧战兢无法自持。这一切都表明,事实上他从未见过神,更确切地说,他受到这个梦的迷误和愚弄。伊斯兰教不允许对安拉做出任何描述,因为他是难以言喻的。没有人知道他是谁或者他看起来是什么样子。在伊斯兰教里面,人不是按着神的形象造的,而仅是安拉的奴隶。对穆斯林来说,安拉永远都是一位遥远,至高与未知的神——没人能够企图接近他,了解他。
然而,圣经多次记载有关神圣洁荣耀的异象。每个人只要一见他的面,就大大战惊,像死了一样扑倒在地(以赛亚书6:1-8;以西结书1:4-2:1;使徒行传9:4;启示录1:17;4:1-3;5:6-8)。
**穆罕默德与安拉这所谓的相遇并没有结出恩典的果子,也无法带来救赎。它既没有令穆罕默德更深地悔悟或悔改,也没有警示即将到来的神圣审判。这异象的唯一效果就在于加强穆罕默德以律法主义为根基的宗教行为,并促使他更受尊崇。这一切既表明安拉首先是个要求人敬拜他的律法赐予者和审判官。然而,他并非是位充满爱的父或像耶稣一样自我牺牲的救赎主。

穆罕默德更进一步地宣称:“在回来的路上我从你们的主摩西身边经过,他问我,真主为我定下一天祷告多少次?我回答,‘一天五十次’。于是他说‘这么多次祷告会使人劳累,而你的跟从者又很软弱。请回去找真主,请求他令你和你的子民的负担可以轻省些。’我听从了这个建议,于是祷告的次数减少了十次。”

“然而摩西还是觉得四十次太多了,建议我求安拉再减轻些。于是又少了十次。”

“但是摩西还是觉得太多了。于是我反反复复来来去去,最终敲定每天祷告五次。”*

*穆罕默德作中保为信徒代求的事,是伊斯兰教中对应亚伯拉罕为所多玛和蛾摩拉的百姓代求的平行教导(创世纪18:16-33)。随着城市即将遭受审判,亚伯拉罕一再求神宽限所能接受的义人最小数目,为要保存那里的恶人。然而,对穆罕默德而言,这并不涉及他的追随者是否得到拯救,仅仅关乎穆斯林宗教义务的减免。穆罕默德调解的结果并不是罪人得到赦免,而是对行使律法的妥协,在相同赏赐的条件下,能否以一种更为舒服的敬拜方式作为结果。否则他这异象中的天堂之旅就算是白跑一趟。

“当摩西还试着要让我再回去一趟的时候,我说‘现在我已经如此频繁地请求减少,要让我再回去一次我必耻而不为。任何人只要忠信地仰望回报,一天祷告五次,那么他就一定会领受到五十次祷告的果效,如同先时所预定的那样。’”

*这趟所谓的穆罕默德天堂之旅(al-mi‘raj)是伊斯兰教神学之中一个极有争议的话题。有些人认为穆罕默德真的身体力行地完成了这趟旅程,而有些人则根据爱莎的传统,支持并相信这趟旅程只是穆氏的一个梦,他只是灵魂遨游了耶路撒冷一圈而已。

3.03.4 -- 安拉阻止嘲笑者做出不利的事情

尽管顶着所有嘲笑和羞辱,不论人们是否叫他骗子,穆罕默德还是一直劝诫百姓要相信神的赏赐。欧尔沃·伊本·祖海尔家的扎伊德·伊本·如门告诉我,有最恶毒的嘲笑者是五个很有势力受人尊敬的人,其中有巴努·阿萨德的阿斯瓦德·伊本·穆塔利布。我听说,当穆罕默德听到对他恶毒的嘲弄时,他曾经这样祷告:“安拉!愿你使他眼睛瞎掉,愿你杀了他的儿子!”*

*穆罕默德的诅咒之中呼出了伊斯兰教里反复显现的复仇之灵的气息。然而,耶稣却医治病患,对嘲笑他的人只是加以警戒而已。福音和古兰经中的灵最基本的不同之处在此显明了。

贾兹德·伊本·如门告诉我关于欧尔沃·伊本·祖海尔的若干话:“当嘲笑者在敬拜所绕行的时候,加百列就来提醒穆罕默德。穆罕默德一跃而起,与加百列一道前往。当阿斯瓦德·伊本·穆塔利布经过的时候,加百列就把一片绿叶插入他的脸中,他就瞎了。’”*

*天使加百列自己证明自己在伊斯兰教中是一个审判的天使,是穆罕默德的帮助者,帮助他按着他的意愿施行报复。这证明,这个所谓的加百列(吉卜力里)没有神赐福和拯救的恩典的信息。这真是对真理的可怕扭曲!穆罕默德一点儿都不知道神的天使在属灵上是有多伟大,多显赫。

“后来阿斯瓦德·伊本·阿卜杜拉·贾古斯也经过此地。他(加百列)点中这人的身体,这人就患了水肿,结果一病死了。”

“紧接着瓦利德·伊本·穆基拉也来了,加百列直指他脚踝上的一个旧伤疤,这是他多年以前留下的。于是灾病变本加厉,他就死了。继之而来的就是阿拉斯·伊本·瓦伊尔。加百列指了指他的脚底,他就立马骑在一头驴子上往塔伊夫去了。后来驴子摔倒在荆棘丛中,一根荆棘刺穿了阿拉斯的脚底板,他就死了。最后哈里斯·伊本·图拉提拉经过,加百列指了指他的头,那里就开始溃烂,直到这溃烂杀死了他。”*

*这些记载都暗示其中可能有黑魔法,正如仪姆兰的家属章3:61号召祷告之人起来决战一样,穆罕默德也想以安拉的诅咒压倒基督徒,因为他们不肯接受伊斯兰教。
然而,耶稣却命令他的门徒原谅仇敌一切的罪,祝福他们,向他们显出善行(太6:14-15)。基督的祝福胜过安拉的咒诅(约16:33;罗8:31-39)。

3.03.5 -- 阿布·塔里布和哈蒂莎之死(大约主后619年)

叫穆罕默德在家里备受折磨的人分别是阿布·拉哈布,哈卡姆·伊本·阿比·阿拉斯,奥克尔白·伊本·阿比·姆伊特,阿迪·伊本·哈姆拉·塞盖菲,伊本·阿斯达·呼德哈里。他们都是穆罕默德的邻居。

这些人当中只有哈卡姆后来皈依了伊斯兰教。据说,当穆罕默德在祷告的时候,有人把一只绵羊的子宫丢向他,另一个人则把羊的子宫丢到用来煮饭给先知的锅里。最后,为了安全起见,穆罕默德不得不在一个紧关着房门的房间里祷告。欧麦尔·伊本·阿卜杜拉·安拉告诉我,随后穆罕默德就用一根棍子挑起那代表抵挡的羊子宫,走到门外大喊:“阿卜杜拉·马纳夫的儿子们呐!你们是多么令我欣赏的好邻舍!”于是他就用棍子把羊子宫丢到一边去了。

后来阿布·塔里布和哈蒂莎在同一年里相继离世。*这个悲剧给了穆罕默德重重一击,因为哈蒂莎如此忠心耿耿地支持穆罕默德的宗教事业,而穆罕默德也常从哈蒂莎这里得到安慰,而阿布·塔里布过去则护卫他,保护他免受宗族的迫害。他们两个人都是在穆罕默德迁移往麦地那三年前离世的。

*直到阿布·塔里布和哈蒂莎死前,穆罕默德连同整个伊斯兰教团体都一直受到旨在保护他的宗族力量的维护和支持。当宗族的代表同年离世的时候,穆罕默德就变得无依无靠成为法外之徒。由此可见,伊斯兰教是在阿拉伯部族的庇护下成长壮大起来。
然而,耶稣却没有什么宗族势力保护他。他的兄弟们早早就与他分开了。耶稣常常颠沛流离,多次退居异国他乡(腓尼基和其他10个城市),直到他义无反顾地故意前往耶路撒冷,作为神的羔羊为全人类的罪而死的时候(太12:46-50;约7:3-10)。

当阿布·塔里布死后,古莱什人以一种阿布·塔里布在世的时候他们想都不敢想的方式虐待穆罕默德。有个人甚至把尘土撒得他满头都是。以致于穆罕默德退回他的居所的时候,仍然是满头灰。他的一个女儿在帮他清洗头上灰尘的时候还忍不出哭出声来。然而,穆罕默德却向她说:“我亲爱的女儿,不要哭了;安拉必定会保护你的父亲。”只是偶尔他还会提起:“要是阿布·塔里布还活着,古莱什人就不会这么对待我。”

3.04 – 小测试

亲爱的读者,
如果你已经仔细地学习了这本小册子,那么你就可以轻松地回答下列问题。只要能够答对这一系列全11本小册子上90%的问题,那么你就能够获得我们中心授予的进阶研究证书:

进阶研究证书
兹证明,____已经完成了“用福音真光检验穆罕默德生平”的进阶学习

——作为对他/她将来服侍基督的勉励。

  1. 欧麦尔·伊本·哈塔卜是怎样皈依伊斯兰教的?
  2. 为什么古兰经中有一章节专门启示有关亵渎神的罪(阿尔卡斐伦)?
  3. 穆罕默德和他的叔叔阿布·拉哈布之间是什么关系?后来古兰经的经文是怎样呈现这段关系的?
  4. 穆罕默德是怎样启示天堂和地狱的?
  5. 当穆罕默德的随从阿比西尼亚返回的时候,他们说了些什么?
  6. 为什么巴努·哈希姆和巴努·穆塔利布设下的抵挡穆罕默德和他的庇护者的禁令被解除了?
  7. 穆罕默德是怎样令鲁卡纳皈依伊斯兰教的?
  8. 当从阿比西尼亚的基督徒代表团来到麦加的时候,他们说了些什么?
  9. 穆罕默德和基督徒贾布尔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
  10. 古兰经多福(考赛尔)章最重要的主题是什么?
  11. 关于穆罕默德夜游七重天的故事,你知道多少?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12. 这本传记是怎样描绘穆罕穆德得?
  13. 安拉是怎么阻止嘲笑者做出不利的事情的?
  14. 为什么当阿布·塔里布和哈蒂莎死后穆罕默德很痛苦?

每个参与此项小测试的人都可以按自己的需要使用这套书籍,并且当他回答这些问题的时候,你也可以向值得信任的友人求助来回答这些问题。我们期待着收到你的答卷,请在答卷上附上你的完整地址或者邮箱。我们为你向永活的主耶稣祷告,我们相信祂会呼召,差遣,引导,坚固,保护你,在每一天的生活中与你同在!

您诚挚的仆人,
阿卜杜拉·麦西哈和萨拉姆·法拉基

请将您的回复寄送至:

恩典和真理
P.O.信箱 1806
70708 费尔巴哈
德国

或者发邮件到:
info@grace-and-truth.net

www.Grace-and-Truth.net

Page last modified on March 03, 2016, at 11:04 AM | powered by PmWiki (pmwiki-2.2.109)